白居易浙西时期诗歌创作新探

龙源期刊网 http://m.doczj.com/doc/17ab128ee97101f69e3143323968011ca200f729.html

白居易浙西时期诗歌创作新探

作者:傅绍磊

来源:《文教资料》2013年第15期

摘要:浙西时期,白居易反思自己的政治能力,对政治有了清醒的认识,深切感受到了人生无常,产生了知足的思想,中隐的观念也得到了强化;受此影响,诗歌创作呈现出全新的特征。

关键词:白居易浙西时期诗歌创作

长庆二年,白居易出任杭州刺史,四年,回洛阳,宝历元年,出任苏州刺史,大和元年,回洛阳,三年,分司东都,正式退出政治中心。杭州、苏州属浙西,浙西时期是白居易从思想转型到正式退出政治中心的过渡时期,在此期间,白居易的后期思想逐渐形成,诗歌创作呈现出全新的特征。

诗歌创作是白居易表达思想的主要形式,所以,研究浙西时期诗歌创作不但具有诗学审美意义,而且是认识白居易后期思想的最重要的途径,本文以文学和思想互动影响为基本语境,全面而深入地研究白居易浙西时期的诗歌创作。

陈寅恪先生认为:“乐天之思想,一言以蔽之曰‘知足’。‘知足’之旨,由老子‘知足不辱’而来。盖求‘不辱’,必知足始可也。此纯属消极,与佛家之‘忍辱’主旨富有积极之意,如六度之忍辱波罗蜜者,大不相侔。故释迦以忍辱为进修,而苦县则以知足为怀,藉免受辱也。斯不独为老与佛不同之点,亦乐天安身立命之所在。由是言之,乐天之思想乃纯粹苦县之学,所谓禅学者,不过装饰门面之语。故不可以据佛家之说,以论乐天一生之思想行为也。至其‘知足不辱’之义,亦因处世观物比较省悟而得之。”[1]337通过研究诗歌创作可以发现白居易形成知足思想的时期正是浙西时期,对自己政治能力的反思和对政治的清醒认识是知足思想产生的基础,知足思想因为人生无常的深切感受进一步强化,于是“中隐”观念逐渐产生。

《旧唐书·白居易传》:“时天子荒纵不法,执政非其人,制御乖方,河朔复乱。居易累上疏论其事,天子不能用,乃求外任。”[2]4353时在长庆年间,白居易身处政治困境,主动请求外任,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的政治能力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如《长庆二年七月自中书舍人出守杭州路次蓝溪作》:“太原一男子,自顾庸且鄙。老逢不次恩,洗拔出泥滓。既居可言地,愿助朝庭理。伏阁三上章,戆愚不称旨。”又如《舟中晚起》:“退身江海应无用,忧国朝廷自有贤。且向钱唐湖上去,冷吟闲醉二三年。”

时在长庆二年前往杭州途中,值得注意的是,此时白居易的言外之意只是自己难以周旋于复杂的政治局势,而在杭州刺史之后,则是直言自己政治能力不足,如《九日宴集醉题郡楼兼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