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_洞穴隐喻_到_异托邦_论异域形象的空间化想象_孙祥飞

第14卷第3期2013年5月社 会 科 学 版)常 州 大 学 学 报 (

JOURNALOFCHANGZHOU UNIVERSITY(SOCIALSCIENCEEDITION)    

Vol.14No.3

Ma013 2y

从“洞穴隐喻”到“异托邦”

———论异域形象的空间化想象

孙祥飞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上海200433)

,再到福柯的“,折射出传播技摘 要:异域形象即空间化的想象。从柏拉图的“洞穴隐喻”到麦克卢汉的“地球村”异托邦”术对空间和形象进行的重构。为此,异域形象研究要着重探讨:空间如何区分了主体和他者的界限,并由此强化了主体的既有认知,进而将异域形象置于一种客体化的想象境地;传播技术如何在演进的过程中逐步打通了空间的界限,并重构了空间的概念,进而影响到形象的传播;传播技术将地理意义上的空间转变为身份意义上的空间的同时,又以身份及认同的力量重新定义了抽象的文化空间,由此导致异域形象问题的含混状态。关键词:异域形象;空间想象;洞穴隐喻;异托邦

)0中图分类号:B83-0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42X(20133-0001-05:1/doi0.3969.issn.2095—042X.2013.03.001j

  在哲学、社会学研究的空间化转向后,学术界

从空间的角度对异域形象问题缺乏足够且深入的探讨,而这恰恰是异域形象研究中所必不可少的一个重要问题。爱德华·W·苏贾说,“在今天,遮挡我们视线以致不清诸种结果的,是空间而不是时间;表现最能发人深思而诡谲多变的理论世界的,

[1]

,而不是‘”。是‘地理学的创造’历史的创造’

的;三是由文化结构和我们的观念而成型的存在空

4]

。根据雷尔夫间,这是一个充满社会意义的空间[

对空间的3种划分,可以得知:空间提供了物质运动的居所,规定了物质运动所可能的一切限度,因而也同样限定了人的经验范围,限定了人的认知规范,也限定了对主体空间之外的一切他者进行评判的原则和方法。但这3种空间并非各自独立,而是与传播技术、社会实践、群体文化紧密勾连的过程中,相互制约、规训,并最终服从于以人的主体体验和精神感知为核心的精神空间。

一、“洞穴隐喻”的启示:空间区隔生成形象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离不开以认识主体所居住的环境为中心进行的内外分野,关于形象的问题实际上就涉及到认知主体和认知客体两者之间的空间问题。人们对空间问题的认知源头之一便是洞穴。人类居所最原始的形态之一便是洞穴,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有巢氏之前的原始人类便居住在自然形成的洞穴里。洞穴通过以固体的实在物区隔了内外两个完全异质的空间,拥有了所有空间所具备的最原始的功能:归属与区隔。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讲述的“洞穴隐喻”为我们考察一个相对封闭的物

异域形象的问题首先是空间的问题,其次才是形象的问题,空间划定了异域形象生产的前提,也为形象的误读提供了最初的根源。列斐伏尔认为,“空间是一种特殊要素,它既是人类社会运作的先决条

[2]

。在《件,又是人类社会实践的结果”外国哲学

大辞典》中,“空间”被界定为“物质的广延性和,是“伸张性”一切物质系统中各个要素的共存和

[3]

。因此,对异域形象问题的研相互作用的标志”

究必须回归到“异域”这个空间要素的源头及其与形象问题的相互关系上。雷尔夫对空间进行了3个维度的划分,在他看来,空间有3种存在的形态:一是依据人身体所处的位置形成的实用空间(如;二是根据我们的意向,我们注上、下、左、右)

意的中心形成的观察空间,它是以观察者为中心

收稿日期:2013-03-05

,男,山东潍坊人,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公共关系和跨文化传播研究。作者简介:孙祥飞(1981—)

)11&ZD027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