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不再看新闻

我为什么不再看新闻?

谁蒙上了你的眼睛——人人必备的媒介素养》再版序言

过去三年来,我不看电视、不读报纸、也不上网看新闻。

无独有偶,去年春天,瑞士小说家罗尔夫.多波利(Rolf Dobelli)在英国知识分子看的《卫报》(Guardian)上发表文章《新闻有害健康,丢弃新闻,去过幸福生活》。多波利博士在文章中称,他已经4年没看新闻了。他说,“新闻有害健康。新闻导致恐惧和好斗。新闻阻碍你的创造力和深度思考力。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干脆不再看新闻。”

在这样一个媒介化和新闻化的社会里,突然间,一个欧洲男人和一个中国男人决定不再看新闻了,他们的逻辑是什么?理由是什么?他们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会失去了什么?头脑会不会变傻?他们不看电视、不读报纸,不看新闻,收获是什么?

多波利4年不看新闻的成果之一是出版了他的新书《清晰思考的艺术》。我近两年不看新闻的成果之一是完成了《谁蒙上我们的眼睛——人人必备的媒介素养》。

多波利认为,新闻强化人的固有偏见,让人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多波利博士对新闻提出了一套十分悲观的看法,其基本观点是:新闻无法解释世界;新闻报道与深刻理解世界的关系是负相关的;那些悄悄地改造社会和改造世界的运动不在记者的新闻扫描雷达里;在今天的媒体里,看的新闻越多,越看不清世界的整体画面。多波利还提出了“新闻伤害健康”的观点,其中有些观点也是我多年课堂上和《谁在蒙上我们的眼睛——人人必备的媒介素养》这本书里讨论的问题:

1)在媒体上报道和传播新闻,好比给糖尿病人喂糖一样有害;近年来,人们认识到食物过量引发肥胖症和糖尿病。人们开始节食运动。但是,人们并没有认识到,新闻跟我们大脑的关系就像糖跟糖尿病人的关系。新闻是藏在各种食品里的糖,一点点地进入糖尿病人的身体,很容易消化,没有新闻过量的感觉。

2) 刺激糖皮质激素的释放.惊慌的故事刺激糖皮质激素的释放。高糖皮质激素水平导致消化障碍,抑制细胞、头发、骨骼增长、造成精神紧张和对传染病的易感性。高糖皮质激素水平其他潜在的副作用包括恐惧、好斗、隧道视觉和脱敏。

1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