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阴谋论

谈谈阴谋论

“人们只有在未来和自己希望有吻合的时候才能够预测未来,而当那些最为明显的事实在不受欢迎之时将会被忽视。”

People can foresee the future only when it coincides with their own

wishes, and the most grossly obvious facts can be ignored when they

are unwelcome.

George Orwell (乔治·奥维尔)

--题记

我试图以“遗憾”二字来开始本文。的确,当阴谋论者和反阴谋论者运用强盗思维争论得喋喋不休的时候,似乎没有哪个人想去发问“阴谋论”的定义,而作为一项处于争议的漩涡中的敏感话题,本身没有一个很恰当而不晦涩的定义是一个诺大的遗憾。那么什么是阴谋理论,而它所涉及到的东西又有什么?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人们对有许多事件的突发的解释都有不同论调,因此对相关事件的因由就会出现不同的、有根据的理论,而那些主张一小撮人背后操纵致使事件突发的理论人则可以看作是阴谋论者,这种理论则

往往被看作是“阴谋理论”。很明显的是,这类理论还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和官方的说法有极大分歧。

阴谋理论有很多,比较引人关注的是林肯遇刺,肯尼迪遇刺,马丁陆德金遇刺,戴安娜王妃遇刺,珍珠港事件,911恐怖袭击等等。本文旨在分析目前最有震撼力的,并且是由很多阴谋理论组合而成的预言——“新世界秩序”阴谋论(The New World Order)

“新世界秩序”阴谋论的内容简言之就是西方国家的政府(尤其是美国政府)是被一小撮大资本家,尤其是国际银行家(International

Bankers)所操纵,他们利用国际金融系统试图通过发动战争(例如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战争,俄国十月革命,两次世界大战,阿富汗战争及伊拉克战争),缔结经济或政治联盟(例如北约,欧盟,联合国,以及在计划中的北美联盟)或制造恐怖主义威胁论调(用恐怖主义制造人民和政府的恐惧,进而在外交上达到阵线统一)等方式使世界最终合为一体,进而建造一个“世界政府”(One

World Government),以统治并奴役全人类。

我认为这个阴谋论的主干成形于19世纪的欧洲,也就是反犹太思想逐渐开始蔓延并且罗斯柴尔德家族(The Rothschild

Family)金融势力达到顶峰的时期。当时欧洲主要的政治意识形态分为两大派,一派是偏右的保守派(Conservatism),另一派是偏左的自由派(Liberalism)。而自由派的崛起也致使很多人心中产生在财富上和地位上高高在上的资本家的反感。罗斯柴尔德家族正是这样的一个出于爱恨交织的大资本家的代表。法国著名诗人拜伦就曾在诗中表现出对该家族金融力量的敬畏。(Who

make politics run glibber all? The shade of Bonaparte’s noble

daring?- Jew Rothschild, and his fellow Christian

Baring.)而当时欧洲盛传“如果罗斯柴尔德银行,没有国家有能力发动战争”。

的确,该家族的力量是毋庸置疑的,从“第六帝国”(The

Sixth

Power)的称谓上就能看出来。(英、法、普鲁士、奥地利、意大利为西欧的五大帝国)。显赫的盛名伴随着无尽的畏惧使得这个犹太家族的崛起加剧了欧洲反犹太思想的传播和发展。一幅来自19世纪法国的反犹太讽刺漫画就很好地证明了这一点。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当时欧洲有不少人为罗斯柴尔德很有可能秘密控制诸强国王,但“新世界秩序”的理论还是在二十世纪随着很多事件的发生,例如美联储(The

Federal Reserve)的建立、“外交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创建、以色列复国运动(The Zionist Movement)以及比德堡秘密会议(The Bilderberg

Club)的举行,才逐渐被阴谋论者发掘并采纳。

当然,最为显著的根据还是20世纪全球化的进程。著名阴谋论者Eustace Mullins的The Secrets of the Federal

Reserve《美联储的秘密》一书在20世纪50年代的发行以及著名历史学家Carroll Quigley的Tragedy and

Hope一书在20世纪60年代的轰动使得这个理论渐渐被主流阴谋论者接受。1995年的长达3个多小时的视频The Money

Masters更是从金融体系的角度给予了这个理论更加科学的诠释。而大幅度借鉴这个视频的《货币战争》一书在我国的畅销,也见证了阴谋理论这一学派在中国的形成。下面是这个理论比较著名的几大分支:

“光照派”阴谋论(The Illuminati Conspiracy

Theory):这个理论的求证有着神话色彩和宗教色彩。18世纪欧洲的巴伐利亚成立了一个名叫光照派的秘密组织,在18世纪末被禁止并镇压了。很多阴谋论者声称该组织的幸存者一直在操纵这个世界,而那些著名的大资本家和政治家都是这个秘密组织的成员。(首当其冲的当然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其次是洛克菲勒家族,摩根家族,沃伯格家族,布什家族,沙特阿拉伯皇室,英国皇族等)该组织的政治理念十分复杂,而且夹杂了宗教思想,就不在这里分析了。

比较明显的是,这个组织的意识形态偏左,因此阴谋论者普遍认为是该组织暗中策划的法国大革命

(The French Revolution),并资助马克思写就政治经济著作《资本论》(Das Kapital)。罗斯柴尔德同时也资助列宁,并帮助他完成了俄国十月革命(The October

Revolution)。看上去一个大资本家支持马克思是非常不可思议的,然而阴谋论者却论述得非常令人信服:因为大资本家们真正的目的不是永远守财,而是实现世界新秩序,所以他们不惜支援布尔什维克主义革命,因为无论是列宁还是Leon Trotsky,世界革命理论都是他们的思想的重要组成因素。而阴谋论者恰恰利用了列宁主义和Trotskyism的国际性,与阴谋理论中的国际主义和世界革命思想结合,并通过夸大美国银行资助列宁这个事实正是自己的“新世界秩序”阴谋理论。这个理论的宗教色彩和神话色彩体现于美国一些国家标志的解析。比较著名的是出现在国徽背后的图案,以及1美元纸币左侧的图案。

和那个闪闪发光的眼睛(The All-Seeing Eye)一齐被圈起来的是MASON这5个字母,而Mason

Group相传是光照派的下属分支,美国的建国之父们很多都是它的成员。

“国际犹太人阴谋论”(The Zionist

Conspiracy):这个阴谋论和上述的“光照派”阴谋论有一些共同点,毕竟上面的六角星是以色列国旗的明显组成部分(The Star

of

David,其中的细节有很多同基督教和犹太教有关系,笔者因为对宗教知识认识十分浅薄,就再不做更多解释了,深表歉意)。提倡这个理论的阴谋论者大部分都有反犹太倾向,他们很明显的根据是犹太人一直以来在金融交易往来中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毕竟“国际金融之父”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犹太家族,现在的索罗斯,格林斯潘等金融家也都是犹太人)。该理论的核心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协会”(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s)

对美国政府的政治外交决策的影响。AIPAC成立于1953年,是一个致力于说服美国政府在军事和外交上大力援助以色列的协会,它是靠捐献运营的。可以想到的是,这个协会背后主要骨干力量来自于美国及欧洲的犹太银行家,以及其他产业中占据佼佼者地位的犹太商人。美国前总统卡特曾经抱怨过AIPAC给美国政治家的压力越来越大。因为马克思本人是犹太人,十月革命中犹太人也功不可没,所以笃信这个理念的阴谋论者也持“罗斯柴尔德资助马克思、列宁”论调。希特勒本人就笃信这个论调,因为当时的欧洲资本主义社会盛行着对“犹太布尔什维克主义”(Judeo-Bolshevism)的恐惧,他在20年代初德国慕尼黑亲眼目睹了红色革命兴亡,而那场革命的大部分领导人确实是犹太人。目前世界上最资深的阴谋论大师Eustace

Mullins就是这个论调的主要倡导者。

“极端犹太人阴谋论”(The Jewish Conspiracy

Theory):这个分支可以说是最不可信的,因为建新该理论的阴谋论者都是彻头彻尾的反犹太主义倡导者。他们认为希特勒、列宁、布什都是犹太人,而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也仅仅是一个骗局(否定犹太人大屠杀的存在性)。

“罗斯柴尔德阴谋论”(The Rothschild Conspiracy

Theory):上述所有的阴谋论里罗斯柴尔德世家都是至关重要的成分。而这一个分支主要指的是The Money

Masters和《货币战争》两个出版物中的“新世界秩序”的理论。在这个分支里,阴谋论者虽然没有受到宗教的影响,也没有掺杂对马克思和列宁十月革命的推测。相反,它用对国际金融系统的浅析揭露了资本主义中大银行家剥削普通消费者的事实。当然,理论中对其他核心事件解释与上述概念是很相近的。

“英美阴谋论”:主张这个理论的人是著名历史学家Carroll Quigley,在他的著作Tragedy and

Hope中写出了美国“外交协会”(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英国“皇家协会”(Royal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两者都是对政府政策影响巨大的非政府组织)在国际银行家的操控下秘密促成两个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的合为一体。这个理论中有一些对核心事件的解释与其他的阴谋论者的看法略有不同。

“国际银行家阴谋论”:这个理论是笔者认为这个理论是众多分支中最可靠的。笃信这个说法的人大都不是著名的阴谋论者,而是那些对金融,政治很感兴趣的并

且阅读过“新世界秩序”阴谋论的相关资料的朋友。他们大部分认为“光照派”,“国际犹太人”以及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长盛不衰的假设都不一定非常可信,但是他们认为国际银行家组成的金融集团确实在控制着政府。

“蜥蜴人阴谋论”(The Reptilian Conspiracy Theory):主张这个观点阴谋论家名叫David

Icke,他声称这些国际银行家以及与他们一起谋划“新世界秩序”的政治家们都是蜥蜴人,他们在公众场合下是变成人,而在秘密会议中就原形毕露了。Icke认为我们生活的世界只是多维空间的一部分,有很多东西也许就在我们旁边,但我们无法通过肉眼和科技看到。由于只看过他出版的一个纪录片,并没有阅读他的著作,在这里就不想继续献丑了。总之,Icke的理论极其复杂,并不是荒谬至极。那么,究竟什么导致有很多人相信阴谋理论呢?笔者认为,最为根本的原因有以下几个:

第一是能公开驳斥阴谋理论(Conspiracy

Theory

Debunking)的学者实在太少了。通过前面的介绍我们能够了解到,对阴谋理论的求证与分析,经济知识和金融知识是必不可少的。而又因为阴谋理论本身涉及对历史事件的阐释,所以对于历史知识的全面而牢固地掌握和分析能力更是非常有必要的。然而,这两个对学者的要求形成了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因为同时具有历史和经济双重背景的资深学者实在是少之有少。目前能够在金融学界和历史学界都声名显赫的人,除了Niall

Ferguson,我们还能数得上谁?

更重要的是,在学者的眼里,“阴谋论”貌似只是一个攻击对方的贬义词,很多朋友们不对事件本身加以任何思考,而直接以“阴谋论”的论调来嘲讽阴谋论者。在笔者看来,这是非常不道德的。我们假设这些阴谋论的观点实际上是很多谬误的,而那些学者们因为单纯的“不屑”而不去驳斥这些看法,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相信阴谋论的人将永生没有机会得知真相,这不是很可怕么?

无论是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来说,真正的学术精神是对真相或真理无尽寻觅,如果丧失了这个精神,学术界的根基就没了,而与之相替的将是充斥着唯利是图的思想的学问家们。笔者试图把阴谋理论看做历史学的一个学派,但是后来发现这是不现实的。很多人认为学习历史没有意义,因为有时学的知识实际上是错误的。可是,他们忽略了学习历史的真正意义。

既然在历史的研究中针对某个时期或某个事件的讨论有很多不同的学派。例如在冷战历史学里,我们有正统历史学家(Orthodox

Historians,认为苏联是造成冷战的罪魁祸首),修正历史学家(Revisionist Historians,认为责任应该有西方世界承担),后修正历史学家(Post-Revisionist Historians,该学派主要在苏联解体后档案公布之后十分盛行,主张相对这种的理论)。在慕尼黑协定的解析里,我们也有批判张伯伦的学派,可还有把绥靖政策看权宜之计的学派。而在对希特勒崛起的分析中,历史学家们的讨论就更是众多纷纭了。有的学派说他的上台是必然结果,而有的学派则认为这是偶然的,仅仅是辛登堡和其他内阁的错误决定。

从这些学术上的分歧中我们能学到一种辩证的思维方式,我们能够采纳并驳斥不同的观点,也能了解到求证这个过程中的个人偏向(实际上在对事件阐释的每个比较流行的说法中,都有支持它的证据,而支持某个说法的学者倾向于选取偏向自己的证据,主动或被动忽视反对自己看法的证据)性。正是因为这样,历史学才能经久不衰,在很多国家都是基础教育的必修课。简言之,历史学的根本虽然离不开对真相的探索,但它的作用实际上是提高我们分析问题的能力,而这种分析问题能力的提高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多方面的态度的吸收、采纳、与排斥。至今因为能够诚恳地倾听阴谋理论的资深学者极少,从而导致了在这个领域中失去了反对声音,所以许多人在经过一定时间的对阴谋论的分析之后得不到什么实质的在思维上的斩获。

第二个促使很多人相信阴谋论的原因是阴谋理论本身对我们惯性思维的冲击。惯性思维是让我们大多数人对一些事物长期以来持有普遍看法的思维。而当我们忽然了解到一种与来自少数人的与这些看法截然不同的观点时,我们的惯性思维就会遭到冲击,在很多情况下我们会放弃已有的概念而去接受那些新观点。阴谋理论无疑是对我们惯性思维的蹂躏,无论它的论据是否可靠,我们很多人初次看到它的时候都不由自主地在不同程度上相信了它。诚然,上述关于惯性思维的概念是有着很强大的局限性的。比如说惯性思维会不可避免地导致个人偏见性的产生。比如说,一个学了一辈子历史学的老教授,当他发现有一种观点质疑他奋斗一生的研究的时候,他肯定从内到外对该观点持有强烈的反对态度。

第三个原因是阴谋论者的“强盗思维”。其中十分明显的就是一个令任何反对者有苦难言的逻辑,简言之就是如下的表述:“大部分只是猜测是因为证据被媒体封锁了,历史学家都是被收买的,他们的证据也都是被误导的。媒体封锁证据是因为他们受政府的控制,而政府是国际银行家们操纵的。”试想一下,遇到这样的论证手段,谁又能驳斥得了阴谋论者呢?而另外一种强盗思维则在我们中国非常明显,《货币战争》因为揭露了资本家利用货币剥削普通消费者的事实而激发起了很多人的民族主义。在论坛上倘若有批评该书或者该书作者的人,立刻就会被灌上“走狗”和“汉奸”的称号,可是那些借此攻击对方的人可曾真正地想过,到底有多少人是“汉奸”或“走狗”呢?

第四个原因是阴谋论者另外一个屡试不爽的思维——由结果推证因由。比如说911事件最初的结果是美国在世界地位的骤然提升,接下来的就是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而美国政府也以“反恐怖主义”的旗号给予自己更多的权利。结果看来是美国政府“赚了”,所以这个事件就是美国政府酿造的。相同的推论又被运用到了1907年恐慌(使得更多美国人支持建立央行的看法,间接支持了美联储法案)、卢西塔尼亚号沉船事件(美国参加一战)、珍珠港事件(美国参加二战)、东京北部湾事件(参加越战)等。这个思维其实不是阴谋论者发明的,我们平常生活中分析问题的时候也经常使用,笔者在这里只是点到为止,但还是想说一下运用这个思维证实阴谋论的一些谬误之处。我们其实很容易发现这些阴谋论者所说的结果都是良性结果,而他们无意或有意地忽略了恶性结果。比如说越南战争就是美国的一大败笔,伊拉克战争也是一个越陷越深的沼泽。当然,阴谋论者可以说美国政府越穷越需要钱,国际金融家就可以借钱,这其实也是比较合逻辑的。另外补充阴谋论的另一个显著特点:它可以解释很多即使在正规历史学里都饱满争议的事件,例如肯尼迪遇刺和美国进军二战欧洲战区等。

而那些反对阴谋论者的人也非常善于对强盗思维的运用。其中就包含直接挖苦、

嘲讽阴谋论者是阴谋论者,正如笔者上文所说那样,这是非常不道德的。除了这个之外,他们还有一个杀手锏——对“反犹太倾向”这个短语的滥用。Niall Ferguson(笔者没有任何抨击他的意图)曾经在新书The Ascent of

Money中为了突出罗斯柴尔德家族在金融产业发展中的重要性,曾经列举了两个同时代学者批评该家族势力过于庞大的言论,紧接着就把这两个同时代学者冠以“反犹太倾向”的称谓。笔者反对种族歧视,但请大家仔细想想,如果这两个同时代学者是在调查罗斯柴尔德家族之前就固有反犹太倾向,那么他们所作出的结论十分有可能是存在个人偏见性的。但是,如果这两名学者是在调查完罗斯柴尔德的密谋(我们假设他们有操控欧洲的雄心)而变成反犹太,那么他们的意见是不是也应该有一定的可取性呢?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