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五常“纤夫合约”假说的错误及其扩展

龙源期刊网 http://m.doczj.com/doc/f3673091a9956bec0975f46527d3240c8547a123.html

张五常“纤夫合约”假说的错误及其扩展

作者:郭宇宽

来源:《管理学家》2011年第03期

“纤夫合约”的非经济解释

张五常观察到:三峡上的纤夫会同意“雇一个监工来抽他们”(hiring amonitor to whip them),而且还分享他们的劳动剩余。他解释说,因为每个纤夫的努力程度难于衡量,很难监督其他的纤夫会不会偷懒(shirking),所以一个强权的管理者是必须的,那样才符合每个纤夫的利益。

这个例子曾经给笔者很大的启发,它使人反思传统的资本剥削劳动、管理者剥削劳动者的教条。夏衍在《包身工》一文中,带着文学性的同情描述工人是如何受到“拿摩温”的欺压。而在张五常看来,那只是一种合约形式——纤头拿着鞭子抽人,是最残酷的了,但其实是纤夫们自己组织劳动的需要。张五常这种解释确实是符合逻辑的,很有说服力。在富士康跳楼事件之后,就有人引用“纤夫合约”来论证:其实工人并不存在被剥削问题,是他们自己选择了这种被监管的合约方式。

我对“纤夫合约”假说产生怀疑,缘于2010年夏季我在北京农村的劳动经历。几年前,我在北京郊区买了一座宅基地。去年夏季,我请了村上的一些农民帮我盖房子。在农村盖房子,首先要请一个被称作“包工头”的人,此人需要对盖房子有经验、有威信、人缘好。当时的工价是“大工”一天120元,“小工”一天80元(凡是砌墙、木工之类需要一定技术的被称为“大工”;简单体力劳动被称作“小工”),我被称为“东家”。一个多月里,我都在观察,盖房子这样的生产劳动是如何组织的。和张五常观察到的纤头以恶狠狠的姿态拿鞭子抽纤夫不一样,我发现包工头和盖房子的农民之间是非常平等的关系,除了工作中经常转来转去指挥大家的时间较多以外,他很少呵斥干活的农民。干活的时候,大家气氛非常融洽,还相互开玩笑;平时他经常买烟给分给大家抽,在几个重要的日子,比如开工、上梁、封顶,他还要办酒席请伙计们一起吃饭,给大家敬酒,感谢大家出力。

在盖房子中会不会有人偷懒?在有些工作中偷懒是很困难的,比如砌砖,速度如何、质量如何很容易看出来。有些工作努力程度就很难衡量,比如“上大料”,一根木料至少数百斤,抬一根木头需要至少三四个人协作。这个过程中每个人站的位置不同,谁出了多少力确实很难评估。不过也并没有出现张五常说的要找个人拿鞭子抽大家的管理方式。我了解到,这些一起盖房子的农民,彼此之间都有很好的关系,有些甚至是亲戚,所以合作才能默契,至于偷懒的问题,则很简单,谁要是偷懒让大家看在眼里,下次干活就不会叫他了。

相关推荐
相关主题
热门推荐